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我的年味记忆
时间:2019-01-31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循着时光的步履,对于老街两旁色彩绚烂的年画和窗花,我是迟到者;而相比于记忆中它的模样,我的脚步又太性急了。

老家的年味,大抵是从冬日里挂出第一幅年画开始。一进腊月,街上各种年画和窗花铺天盖地,渲染出欢乐的气氛,年味也越来越浓。我对年味的记忆里,满满的都是祖母剪的窗花。

那时我们和祖父、伯父还没有分家,一大家子十余口人在一块过春节。冬日的阳光色泽明亮,透过窗户映照在老家的土炕上,我们围坐在祖母的身边。一张小桌子,一把剪刀,一叠红纸,祖母开始了她像魔术般的表演。先是把一张红纸在手里进行几次对折,接着便开始用剪刀剪纸,于是在构思指引下,剪子不停地旋转变换方向,剪刃在纸上弯弯曲曲地前进,它们结伴而行,跟随着祖母的目光赶路去了。

伴随着剪刀的嚓嚓声,多余的纸屑散落下来,一张镂空的几何图案呈现在我们眼前。祖母直起身体,摘下老花镜,抬起头来说道:“好啦,打开看看!倍杂谖液徒憬愣,每个剪纸图案就像是一个迷,我们期待着图案谜底揭晓的时候。这时我和姐姐便庄重地接过翦好的纸,一层一层地小心翼翼打开,于是一张张秀美的图画便出现在我们面前:“福禄双寿”、“连年有余”、“五谷丰登”、“金鸡报晓”……“奶奶,好漂亮!”我们看着美丽精致的剪纸艺术品,心里由衷地发出感叹,在祖母身旁欢呼着、雀跃着,祖母则满足地微笑着,眼睛里满是温暖,那温暖充满了整个冬天。

随着年岁的增长,我也随父亲去置办年货。每当看到街上卖年画窗花的摊位,我就会停下脚步,驻足看看。卖年画的人裹着厚厚的棉衣,在地上铺一张彩条塑料布或者帆布,年画按类别平铺好,色彩鲜艳、风景秀丽的年画瞬间让街道生机勃勃,也有心细的卖年画人会在年画上绷上几道红绳压紧,防止风吹散了年画。采购年货的人们,挤成团在冬日的街道里来来回回走动,人们买年画,贴年画,赏年画,在欣赏画面美的同时,也祈望来年的生活美。

时光荏苒,对于我而言,关于年味的记忆,永远定格在祖母手里错落有致的窗花,它犹如一道道血脉贯连着、牵挂着我们,过去是欢快,如今是乡愁!趵畈ㄌ危ㄍ寺烈担